鲫鱼侠

追光者计划希望大家投一下杨芸晴,了解一下杨芸晴你不后悔!

抱歉,文以后会不会更我也不知道,现在的我很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办,先把自己埋起来一段时间吧!
真的很抱歉、抱歉、抱歉!

怎么办,好怕啊~不要再涨了!
最近我真的很懒,不想写文,没脑洞,没脑子,要疯了……哈——————

黑道大佬的恋爱日常‘五’

黑道大佬的恋爱日常。 五

玩了一天的俩人在大家预定的准时睡觉的点踏进了家门。
虽说现在应该睡了,但是一大堆‘男人’早早的睡会很正常嘛~不会!
“我们回来喽,”小屁孩喊到
“马振桓让你带小弟出去玩一下就好了怎么现在才回来啊,吃饭了没啊?”伟晋从厨房探出脑袋问道,出去玩一下就好了现在才回来应该还没吃饭,伟晋问完就去打开冰箱给他们弄点吃的!
马振桓心想‘现在?’现在回来也不晚吧,都还没回房间呐……也就敢在心里想想,毕竟大哥搁后面站着呐,他还想再多活几天,还想再看看明天,后天的太阳~“我还好了不是很饿,你给易恩弄点吧!”
马马神色凝重的盯着其他人,而其他人跟没看见似的,“小熊你过来下!”

小熊起身准备走却被脚下的庞然大物搂住腿,连先生一副‘你要抛弃与你朝九晚五的小可爱嘛?’小熊此时此刻心里‘哎呀妈,脑瓜疼’小熊扒开死死拽着自己的手,一缕烟似的已经在楼上了!
小熊看着对面严肃的马振桓就猜到他想问什么“以纶和易恩的事解决了,明天可以去学校了,课不能耽误下去,明天让阿翔送……啊呸……让晨翔去送他们吧,拜拜回房间了”哐挡———老天爷啊我的面子没了嘞!小熊靠门撸了吧脸,拍拍迅速变红的脸,“这要是让连晨翔知道自己为什么脸红,按他的性格不还得自己给自己插队儿翅膀飞上天啊!”
另一边楼下打游戏的团伙里以纶拿着手柄指着明杰喊道“许明杰你耍赖了,你怎么可以玩的这么……这么……反正就超扯的啦……我要在一次跟你单挑!”
明杰看着眼前酷酷的小脸皱成一团,无奈的笑啦笑!“好啊,不过现在不早啦,明天还要去学校去睡觉吧!”
以纶抬手一看马上要十二点了可是心里还想玩,“我不要我还要在玩,哥你困了就去睡吧。”说完还朝这明杰拜拜手。
“喂?子闳啊,明天不用去送以纶了,你问为什么啊?因为他现在…………唔……唔”以纶捂着明杰的嘴巴说着“我这就去睡我这去睡。哥晚安拜拜!”
明杰看着一路爬回房间的以纶撩了把刘海儿说着“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跟哥斗……””
志伟从地上爬起来揉揉耳朵从里面掏出耳塞来,“世界终于安静了!”瞥到地上还有只大型的熊伸脚踢啦踢他的屁股……没反应、志伟一个深呼吸一把捞起扛到自己的肩膀上,对着还没睡的大家道了晚安就上楼就。风田傻眼的看着志伟把比自己壮的熊抗肩上不由的感叹到:‘志伟桑太-腻-嗨了’


最后怎样散的也没知道,只知道‘碗没洗’第一个起床的志伟想去厨房喝点水,看到池子里的一堆碗,惨兮兮的用拇指和食指捏起快淹淹一息的水杯给它洗了个澡、准备去倒点水喝,停住脚步又看了一下池子心里想‘我好像不是暖妈这个人设~我没看见’志伟捂着眼睛走了,哐铛一声、志伟踢到门上差点摔了……
小熊听见楼下有声音慢慢也醒了,准备下去找点东西吃,看到志伟准备上楼,手里拿着一杯水,嘴里念着“我在梦游,我在梦游”,小熊快速侧身让志伟过去,生怕一个不留神水就洒到自己身上,志伟偷瞄了一眼就迅速大长腿kua. kua一迈就回房间了,回过神的小熊想着‘梦游还可以走那么快嘛?好厉害哦~改天在大哥和伟晋房间放一个摄像头,易恩和马马的也能放,要不子闳明杰的也放一个,想着想着就走到厨房了,小熊直接略过一堆无名物体打开厨房拿一个面包就回房间了……
大哥和伟晋的生物钟还蛮准时的,伟晋睁开眼看到头顶还在睡的宏正,伸手描绘着大哥的五官,“伟晋好看嘛?”“嗯,好看,啊不是,你醒喽,”伟晋收回手准备起床,被一把捞回被窝“干嘛了,小弟们该起床了,”
宏正: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早晨嘛?
伟晋:为什么?
宏正:因为我早晨醒来第一眼看到你就会有一天的好心情!
伟晋:(脸红)什么拉,今天明明是我先醒的。
宏正:因为我要你也有好心情。
伟晋看着眼前的人,脸迅速红起来,“我,我要起,床去做早餐了,拜,拜拜”掀开被子准备下床发现自己没穿衣服,卷起被子捂着脸跑进卫生间。宏正看着被自己小小捉弄一下就害羞的伟晋喜欢的不得了,宏正起身穿上衣服下楼了,看到池子里的碗本来要洗的但觉得不符合自己的身份,一个人人闻名丧胆的黑白通吃的大佬,嘴里念着“不符合,不符合”又把袖子挽下来就出去了。不一会大家都下来了,最后伟晋看到池子的碗就直接去洗了,
“二哥是不是应该改名就大嫂,”大家议论到,宏正听到觉得这个想法不错,但是也不能我一个媳妇受累,大哥组织到“大家一起石头剪刀布,最后输的去陪伟晋洗澡,”,梓淇问道“那大哥你那?你不参与嘛?”“志伟一会有认为你跟我去吧!梓淇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宏正盯着梓淇笑嘻嘻的看!“大,大哥,我啥,啥都没说!”梓淇看着此刻宛如裁决者的大哥。
那就开始吧,几番周折终于结束了最后我们神经依然大条的某人输了,拖着沉重的步伐去了。
一会子闳去送易恩以纶,其他人开会。













在门口等着的子闳时不时的瞄着手表“易恩以纶,要加快速度喽,时间快到了,在不走就迟到喽”
“好,知道喽”易恩和以纶打打闹闹从房间里出来上了车。
子闳从后视镜里看到俩人还在玩,就问到“今天带的钱够不够啊?”
易恩抬起头,回到“够啦,大哥和二哥都给了一百,马马给500其他哥哥都给的我不少……”
子闳心里想“想当年你们没生的时候哥也是家里一霸,时间催人老啊……”还记不记得出来是大哥说什么?
易恩以纶抬起头一字一句的说道:记得“第一,不许看别人超过一分钟,第二不许欺负人,第三,不许卖垃圾食品,第四,下学就回家,第五,有事回家一定要告诉哥哥。”
子闳满意的点点头,“好喽,到学校了,要乖哦!”
以纶扒着车门说道:子闳哥你很啰嗦哦~拜拜俩人就跑走啦!
“这俩孩子真是的,没大没小”子闳摇摇头无奈的笑笑就开车走啦!
一进校园里俩人就感觉到所有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这次跟以往不一样,这次感觉到比以前好多啦,没有那么多的仇恨,一路懊恼的往班级里走,还没进班里就碰见里面出来两个人,易恩和以纶怕撞到对方就闪开,没想到对方对着自己就弯腰鞠躬嘴里念叨着“大哥好您请进”还一直鞠躬,俩人被这阵仗吓得贴到墙上不敢动。
回到家的子闳直接去啦地下室,大哥看到子闳回来就说道“人到齐啦,我们开始吧”
大哥坐到前面严肃的说道:盯着我们半年黑狼组织准备行动了,地点在东南地区的废墟场是他们的基地,半个小时后出发!你们收拾收拾!









这章莫名的有点少。
突发觉得脑子这个东西很好,可惜我没有……

白衣服:马振桓
黑衣服:易柏辰
pick他们吧!

“黑道大佬谈恋爱的日常”四


“黑道大佬谈恋爱的日常”四
一大早上,易恩因为没人叫自己睡了个自然醒,发现本该在身边同样喜欢赖床的以纶竟然不在床上,正纳闷,马先生开门进来了:“popo,起那么晚今天就休一天吧一会一起出去玩。”

“我要马马亲亲才能起来!”屁孩用撒娇的口吻说。马先生无奈,可自己养的孩子打死都要宠着,虽然是弟控,可是每天这样还是会很无奈。

“赶紧来吃早餐。”说完便给了个温柔的早安吻。

屁孩开开心心的穿好衣服走到餐桌。没有看到和往常一样热闹的餐桌,此时只有自己和马马还有志伟,易恩感觉那里怪怪的。

“欸!哥他们嘞?马马你不是说一会一起出去玩嘛?怎么都不在啊?”小孩露出好奇的表情。

“抓紧吃饭,我们还要出去办事,今天就让Evan陪你玩吧”执莫名其妙的认真起来了,不知道还以为偷了熊老师的假酒~

看着难得认真起来的执,易恩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乖起来了,收起了孩子气的一面,可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既然出事了,为什么还让马先生陪他玩。

另一边,宏正,伟晋,明杰,子闳四人已到达校长办公室。

“四位有何贵干啊”看见面前站着的四个人平均身高一米八二,一个个身材壮实ee,长的还帅,一看就是那种头脑不简单,四肢也发达的人,就算是本校校长也不敢喘声粗气。

“你就是这个学校的校长?”宏正先开了口。

“啊,是,是的,我是,这上面有写”

“就别说什么客套话了,我就直说了,听说你儿子在学校里很拽啊,仗着是校长的孩子,四处欺负人,连学校的老师也不放在眼里。”子闳直接奔入主题。

“啊,他还是个孩子嘛,有点任性…”

“我不管你儿子对别人怎么样,可你儿子的小跟班昨天打伤了我两个弟弟,今天给了他们一点小教训,回去告诉你儿子,不准再动他们俩!”明杰吼出一句高音,差点破音。
“还有把这份合同签啦!”子闳从背后抽出一份合同啪叽摔倒桌上。

“好好好!我一定说,一定说,这合同我签我签”校长被面前四道火热的光芒盯着合同也没仔细看直接翻到最后一页,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签约人后面四个名字不就是黑白两道通吃的人嘛,还有六个人应该是没来,他们以前都是混黑道,有一天他们父母生了两个弟弟,从此他们就金盆洗手转到自家的几家公司做总裁,听说他们黑道的事业也没放弃,继续做着,校长吓的赶紧摸摸心脏,还好还好只来了四个,唰唰签好名字。
“签 签好了,四位还 有其他事吗?……”校长哆哆嗦说着

“好了,我们走吧,再这样怕是会给吓出什么病来。”终于有个温柔的人讲话了…

校长表示很无奈,为什么刚刚跟他讲话的不是那个温柔的人呢?虽然看起来也不好惹就是了…

另一边,已经出任务的其他人表示已经找到目标:李·打伤底迪·兔。

“你就是李兔?”Teddy拽着李兔的领子问道。

“对!老子就是李兔!你是哪个人物啊”

Teddy松开了手,“有点分寸,动手。”

李兔还没犯过神就被一个漂亮的过肩摔给弄倒在地,“你惹我家小熊生气了,还打伤我家俩个底迪,这个过肩摔算轻的了,一人一下,给他点教训就可以了。”晨翔说的像是一群人要去表演打戏试戏一样。

但确实跟试戏一样,每个人都来一个漂亮的表演,完美的ending,有人看他要被5个人揍,有点太惨,比如梓淇,就给了他点假酒,风田,走到他面前说了句“号餐啊~”就走掉了。可还有狠的,比如晨翔那漂亮的过肩摔,可惜只听见胳膊“咔嚓”一声而已,在李兔刚站起来的时候,执一腿踢在李兔的膝盖窝,“啊!咚!”俩膝跪地的李兔还要站起来,可腿并没有那么听话,完全跪在那起不来。Teddy决定帮他一把,再一次拽起那领子,李兔整个人被拽了起来,“胳膊和腿上有伤怎么够呢,下手再有分寸,脸上也不可以没有点装饰啊。”话音没刚落,便一拳朝脸上挥去,看李兔昏了过去便把他扔在了地上。

“你们…究竟…究竟是…谁…”李兔凭借最后的意识问道。

“你回去会有人告诉你的,哦!那个人好像叫李牧,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没有叫Evan来我们已经很仁慈了,不然你就可以在有生之年见见什么是斯文败类了,收队!”Teddy稍带微笑的回答。
“收队”小熊理了理自己的衣服,从口袋里掏出墨镜戴上,就走了。
另一边的马马和易恩也都收拾好了准备出门,以纶听到外面的动静扒着门框看着他们,要不是因为自己中文不太好的原因自己也想跟着去(以纶目前15岁,刚从加拿大回来不久)“Evan哥,我也想去~”
“你知道为什么小鸟长的一样但有的就飞在前面嘛?”Evan
“为什么,是不是因为它有超能力啊?”以纶
“因为 笨鸟先飞啊~一会他们就回来了~以纶你还是在家吧!”Evan 扶额无奈的说着!
易恩换好鞋在门口对着以纶做鬼脸,易恩心里觉得简直棒极了,Even 转身准备出发看见易恩躲在自己身后对着以纶做鬼脸!
这两个弟弟啊简直就是机灵鬼捣蛋包的结合体。
(弟弟们12岁那年梓淇和大家在玩电动Even 坐在沙发上看着他俩坐在桌子后面剪刀石头布,以纶输了,跑进房间拿出上次在游乐园玩的时候子闳给他买的一个薯片,打开薯片盖就会飞出一条假蛇,以纶跑回桌子下和易恩朝他们的位置指,最后手指落到了梓淇的身后,以纶一脸得意对着易恩挑眉,起身走向梓淇的身后,‘梓淇哥你吃不吃薯片?’梓淇现在觉得又鹅又困,弟弟简直就是小天使,(过一分钟你就会觉得是恶魔小天使了)“嗯嗯,好啊?”梓淇放下手柄结果薯片,以纶把薯片给梓淇就一溜烟跑回桌子下哥易恩笑的和不住嘴。
梓淇拿着薯片打开盖,唰的一下飞出一条蛇,梓淇愣住了,一 二 三“啊—————大哥救我,救命啊……”吓得梓淇把薯片扔了,抱紧志伟不撒手!
志伟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梓淇抱住,梓淇抱过来的冲击力太大,直接把志伟扑倒在地,“丫的熊梓淇你怎么这么重,该减肥了”志伟有那么一瞬间看到了光明的未来?
在一旁看戏的Even看到大哥投来的目光一脸我什么都不知道,不是我做的,顺便的瞥了下桌子下的俩人,(我只是看下,没别的的意思,马马表示!)
- [ ] 宏正顺着Even的视线看到桌子下笑的开心的俩人,叹了口气……“易恩以纶你俩给我过来!”
- [ ] 俩人听到大哥的声音汗毛都竖起来了,俩人挪动着胖胖的身体,从桌子底下出来,自以为谁也看不到自己,准备怕进卧室。
- [ ] 宏正看到俩人爬这进卧室,嘴里还咕囔这看不到我看不到我,宏正长腿一伸三四步走到他俩身边,一手拎着一个跟掂着菜篮子一样轻松,走到沙发上把俩小孩放到沙发上,10个哥哥就盘腿坐在地上观摩。
- [ ] 俩人坐在沙发上伸手说着“哥哥抱哥哥抱~”
哥哥们简直对这两个弟弟又爱又恨。)
“以纶一会你子闳他们就回来了,你就在家把,popo我们走吧。”Even拉着易恩就出门了!
游乐园内,易恩就跟撒了欢的兔子一样东跑西窜的,一会瞅瞅这个一会看看那个,那双腿就跟上了发条一样,跑的不停,看着旁边小丑走到自己面前变戏法似的变出一朵花,别到自己耳朵上,脸上的笑容掩都掩不住!易恩觉得既然别人都送我礼物了,礼尚往来应该回一个,看着自双手都拿着吃的,最后易恩踮起脚尖亲吻了一下小丑的脸颊,马振桓此时一脸的黑人问号!
马振桓觉得自己带易恩出来玩是一个不正确的选择,累不累就不说了,为了自己喜欢的人累点也值得,可气的是到这之后都没正眼瞧过我,更可气的是他亲了别人,亲了别人……(可以杀人吗?)还有那个小丑你一脸娇羞是闹哪样啊……看着前面人拿着气球一蹦一跳的模样觉得小孩子是不是都这么没心没肺的。
马振桓看着前面的人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爸爸为了生意娶易恩的母亲林芝恩,林妈妈跟易恩一样有着两个酒窝,笑起来特别好看,振桓每天都扒着门框看林妈妈,大哥有一天看到马马跟往常一样,悄悄的走过去朝马马屁股踹了一脚,马马摔在地上哭了起来,二哥看到揪起大哥的耳朵朝书房去,走着还不忘训斥“马马那么小你个没大没小的,你怎么不让我踹你……”,马马跌坐在屋内屁股的疼痛疼的一直哭,林妈妈看到跑出去,抱起马马轻声轻语的安慰到“宏正哥哥在跟你玩那,不哭不哭,马马是男子汉对不对……”从这以后马马比往常更粘林妈妈。

林妈妈在生下风田。以纶后不久又怀上了易恩,马马更是寸步不离的跟着林妈妈。在林妈妈生易恩的时候难产去世了,大家为了林妈妈的后世忙的时候马马跑到产房找到手牌012的小宝宝,就是为了这个小宝宝林妈妈不在了,真讨厌马马伸手掐着小宝宝的脸“哼”。小宝宝以为是来看自己的也不哭也不闹,笑嘻嘻的伸出肉肉的小手要抱抱。
可能易恩有着跟林妈妈一样的酒窝或者因为那件事马马对易恩的态度有所好转。
玩了一上午的易恩走到一家小吃摊停下望着身后的马马……“马马”
马马看到本该活泼的小孩不活泼了就知道小孩应该是饿了,马先生无奈的走到易恩的面前伸手摸摸易恩的头顶,温柔的说道“走吧,带你去吃好吃的”!






谢谢那些帮过我的人谢谢!

黑道大佬谈恋爱日常

“黑道大佬谈恋爱的日常”三


葫芦娃~葫芦娃 ~一个藤上七朵花,风吹雨打都不怕啦 啦啦啦啦……
“熊梓淇接你的电话”,晨翔踢了踢趴沙发上玩电动入迷的熊梓琪。
“你帮我接了”梓琪用肩膀拱了拱晨翔!
“你就帮他接了吧,你看他现在哪有时间接电话。”Evan手里端着一杯咖啡从楼上下来对着晨翔说到!
晨翔看着Evan无奈的摇摇头看着一直发出魔性音乐的手机,手机上显示易恩恩。
“喂,易恩”
“嗯,晨翔哥?”
“我是晨翔,怎么了嘛?”
“哥,你们干嘛呐?”
“大哥伟晋和子闳明杰在公司还没回来,志伟和风田梓淇在打电动,你马马哥在喝咖啡。
易恩看看还在睡的以纶笑了笑“哥啊,以纶饿了~饿的都晕了”
晨翔听着电话那头传来低低的笑声就知道易恩又在亏以纶,无奈的笑到“好的,知道了,你们俩个要在学校好好的啊!”

“嗯嗯,对啦,以纶要吃欧姆蛋,双蛋的哦~”易恩说到
晨翔扶额“好的,那小辰要不要吃那?”
“我就不要了,我才没有以纶那个小屁孩那么馋呐!”易恩抬头挺胸的说
晨翔现在脑内浮现易恩抬头挺胸装作大人的模样,真的憋不住笑出了声“好好好,小辰大了,好啦,挂了吧”
“拜拜~晨翔哥”
“晨翔笑什么呐?”被晨翔那三姑六婆的笑声影响到的EVAN从报纸中抬起头。
“是小辰了,明明是自己饿了还不承认,偏要说是以纶饿了,估计啊现在以纶在睡觉!”晨翔摇摇头,对这两个弟弟真的是爱死了!
“他是不是还说以纶要吃双蛋的欧姆蛋!”EVAN用肯定的语气说道
晨翔一脸的不可思议“马振桓你也太厉害了,一下就猜到了”
EVAN一脸没办法我养的我当然知道。“好啦快做饭吧!”
学校内,放学的铃声响起!
易恩抬起头揉揉眼睛“以纶该回家了”
……以纶……以纶
易恩听着旁边没动静,扭头看过去“啊——我的妈呀”易恩看见以纶惨白的脸,一拳打了过去!
“吖,易柏辰你这小子”以纶本来想吓一下易恩的没想到这小子一拳打了过来
易恩看到是以纶,怕挨打连忙躲到桌子底下。
“臭小子你给我出来”以纶直起腰指着桌子下的易恩
“我不出去,你要打我”易恩蹲在桌子下捂着脸不看以纶。
以纶看着易恩不出来“你出来我不打你,咱回家!”
易恩慢慢漏出个头“真的哦~”
真的,比珍珠还真
“那好吧”易恩从桌子底下出来背上椅子背上的史迪奇书包。
“看我的釜山无影脚”以纶看着易恩的背影朝着屁股上来了一脚
易恩一个趔趄,抱着屁股“以纶你-骗-我”以兔子的速度往前跑!
“小屁孩”说着以纶又给易恩补了一脚


风田梓淇和志伟还在玩游戏,在公司的四人在摆餐具,厨房里小熊和马马在忙还有一个在捣乱的晨翔!
叮咚叮咚叮咚~
“连晨翔去开门”小熊像是听到救命稻草一样连忙轰晨翔离开厨房,小熊怕晨翔再不走晚饭都可以当早饭吃了
“好的,等我回来哦~”晨翔恶心的对着小熊一个飞吻。
“恋爱中的人的啊~啧啧啧”马马在小熊后面悠悠的说着
“马振桓你也给我出去”小熊转身手里拿着菜刀
“好好好,小熊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马马双手合一有模有样的说着
“马马哥~马马哥救命啊~”
马马一出门不知从哪飞过来一只易popo被扑了个满怀
马马把易恩从怀里捞出来“怎么了popo?”
“王以纶打我”说完话又躲到马马背后!
马马看着从门外慢慢进来一脸‘别问我,我什么也不知道’的表情,就知道这俩屁孩怎么了。
“好啦好啦,我在这哪”马马把易恩从背后拉出来,按到餐桌前自己坐到紧挨着的旁边
易恩怕以纶趁机报复搂这马马的胳膊,马马看着小孩搂着自己伸手搂住了易恩恩的腰趁机摸了把小孩的腰。
小熊靠在厨房门口摇摇头说着“恋爱中的人啊都是变态啧啧”
叮咚叮咚
这时工作的四人也回来了,宏正脱下外套递给围巾走进餐桌,子闳明杰和伟晋也陆续过来。
“志伟梓淇和风田过来吃饭”宏正看着还在打电动三人完全没有停下来吃饭的意思,怕他们饿就叫他们来吃饭!
餐桌上七菜两汤三荤四素,基本上都是大家爱吃的菜,大致上都是小熊和马马两个人做的,呃~还有一个捣乱偷吃的连先生!
易恩盯着面前盘子里最后一只鸡腿,左右看看没人注意这边心里默数到“三——二——一”碰~两双筷子碰到一起,易恩抬头看着以纶,易恩面无表情的看着以纶,手上用力夹紧筷子里的鸡腿往自己盘子里夹,但以纶也不让步俩人就你抢来我抢去,其他人也跟没看见似的,其实大家都已经习惯了两个弟弟的玩闹。
易恩用水汪汪的眼睛瞪着以纶,活脱脱一副受欺负的小媳妇,小媳妇说着“你放手,我先看到的!”
以纶也不示弱用着猫在黑夜中过分明亮的眼睛回瞪着“那又怎样,我先夹到的”
“哎呀好啦了,不就一个鸡腿嘛,干嘛一直抢来抢去的”晨翔看着俩人在不放手就面目全非的鸡腿伸手夹了过来咬了一口。
“嗯~味道真的不错,小熊做的就是不一样”连•抢着弟弟们的鸡腿 晨•去讨好男神的•翔!
以纶看着已经空了的盘子无奈的摇摇头把目标放在了另一盘菜上,美滋滋的吃起来!
易恩就没以纶那么看得开,搂着马马的胳膊可怜兮兮的还舔了下嘴唇“我要吃鸡腿”
本来马马夹起了自己盘里的鸡腿准备下嘴,看到易恩闪闪的眼睛全身血液沸腾全朝说不出口的位置流去,“你要吃我的鸡腿还是我手里这只那?”对着易恩邪笑到!
“手里的手里的”一心只想着吃的易恩完全没注意到马马说了什么!
“马振桓你个不要脸的,popo还没成年那,三年起步!”小熊看着对面的马先生一脸的我要睡易柏辰,无奈的说到!
马先生像是突然想到什么脸一瞬间拉下来,易·神经大条·柏·视吃如命·辰看到马先生把鸡腿放到自己盘子里就埋头吃起来!
马振桓看这小孩的右脸发现有一片青紫被小孩的鬓角的头发若影若现,不仔细看很难发现,马振桓转过头看着对面的以纶,脸上多多少少也有点小小的伤,马振桓想着他俩有事瞒这大家.
“易柏辰,王以纶,你们没有什么要跟大家说的嘛?”马振桓看这两个小孩的伤。 心里有些不舒服,也没有食欲再吃饭啦!
大家听到马振桓这么问也都抬起头顶着俩小孩。
“他俩怎么啦嘛”伟晋问到,
马振桓指了指以纶又在自己脸上比划,大家看到马振桓这样也知道他在干嘛,就往以纶脸上看.吓得以纶连忙捂着头趴下!
宏正此时脸上可谓调色板,弟弟们在家可是当宝贝宠着。
“说吧怎么回事?”宏正看着俩人。
“你们是不是被打了?”小熊仔仔细细观察以纶易恩脸上的伤。
以纶易恩你瞅瞅我我看看你,“其实是他们先找事的,他们人也多不过我们也打伤了他们几个人。’最后是以纶承认了。
“那你能不能告诉哥他们为什么给你们找事那?”此时的宏正脸上笑嘻嘻心里mmp敢动我弟弟,弟弟平时在家再胡闹出去还是懂得兼备礼让的!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以纶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的告诉宏正!
“嗯,大家继续吃饭吧!”宏正说到。
晚餐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过去了,大家把两个小孩推倒房间去写作业了。
“现在他俩不在,说说你们的看法吧”宏正问道。
“明天哥他们去校长那跟他谈一下入股的事情,我们呢去 看!一下那个李兔,最主要的明天Evan不许去就这样”小熊手里晃着红酒杯伸到宏正面前,宏正碰一下示意同意小熊的说法,大家也举起酒杯表示同意,只有Evan没有举杯,他疑惑的看着小熊。
“Evan不是不让你去,是怕你去了把人家打的他阿爸阿妈都不认识!”梓淇把酒杯放下一手搭在Evan的肩上!
平常一副喝了假酒样的人都能理解小熊的意思,Evan觉得自己还是不了解的话自己就是个笨蛋,对!自己不是笨蛋!“那好吧,但是你们明天给易恩请假,我不想一个人在家,以纶也请吧,让他在家把中文练练”Evan觉得谁还没有个小私心呐!
宏正看了看Evan又看了看楼上“好吧”
Evan得到同意激动的拍了下桌子“Yes”

宏正&伟晋&子闳&明杰&晨翔&小熊&风田&志伟&梓淇:……恋爱中的人啊~




这一章本该年前就发的,因为我的手机被偷了,里面的好多文也没有了,虽然现在新手机也有了,但是再把以前的东西想起来也是个麻烦事了,有半个月的时间我一直处于迷茫期的了,耽误了大家不能继续看文的心情,现在给大家说声“对不起”,可能以后文更的也会很慢,但是只要有人看我就会写,尽量不让你们失望。